登陆

27位外国诗人每人给成都写了一首诗

admin 2019-11-11 165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世界视界下的成都

马可波罗是绕不开的人物

1287年前后

马可波罗由大都动身,曲折来到成都

后来欧洲人读到他讲的成都

宛如看到另一座威尼斯

马可波罗的锦江,“此川之宽,不类河流,竟似一海”,商贾搭船“来往上下游”,渔船拉网捕鱼,“世界之人无有能幻想其盛者”,为怕读者难以置信,马可波罗甚至不得不声明:“未闻未见者,必不信其有之也”。

在元代之后,成都的开展日甚一日,外人很难知道——比方起源于唐睿宗景云二年(711年)的成都灯会,到唐玄宗时增加为3夜,北宋时增为5夜,南宋为6夜,明代进一步增加为10夜。到现在,已是Sleepless。

及至近代,让世界知道成都的外国人,有8位尤值得一提:

阿尔芒戴维1869年1月抵达成都。他曾特别提到了一种被称为“白熊”的动物——便是大熊猫。

1896年,法国派工程师古德尔孟取道蜀地,这样描绘成都,“此等绝妙未经拓荒的舞台,如加装点,即可成为一东方的巴黎。”把成都称为“东方的巴黎”,便是从这儿来的。

1910年6月,美国教师路得那爱德与四川高档书院签署援教合同,是年8月从美国经日本抵达我国。然后他从上海沿长江西上,于10月抵成都,留下了许多文字和相片材料。

弗瑞兹魏司1905年来到成都,1911年正式担任德国驻成都领事,住到1914年才回德国。魏司夫人说,“成都的主大街很宽,用砂岩板铺得整整齐齐。大街上虽人山人海,街上的人们却不像我国其他一些城市那样推推搡搡,让你浑身严重,透不过气来。成都是一座赋有、洁净而且也很能自我满意的城市。”

西德尼戴维甘博是一位美国社会经济学家、社会学家,闻名的我国学者和张狂的业余拍摄家,1908年到1932年期间,他在四川拍照的相片有457幅,触及成都、安县、金堂、灌县、理县、遂宁等地。

海明威、李约瑟和马悦然,也在这份名单中,就不逐个叙述了。

成都的水印

(节选)

冷巷黎明时

环卫工已在打扫

昨日的堆积

溪水岸边上

杨树低垂

轻蘸湖光天色

凤凰树枝头

欢鸣声如箭射27位外国诗人每人给成都写了一首诗出

鸟儿飞向何处

1993年夏,蜀都大路公民东路 随乡入俗的老外一家子。拍摄 刘陈平

赏析:

阿米尔欧尔,其首部中文诗集《时刻博物馆》

曾在成都世界诗篇周期间发布

以数段三行诗句描绘了他的成都形象

锦江、河段上的柳树,以及其他

假如说“千朵万朵压枝低”还停留在地上上

欧尔描绘的成都有如天空之镜,水天一色

成都回想

(节选)

那儿有

一个从未开端也不曾完毕的秋天

古时的巨大诗人

和现在的新式诗人

在一同作诗

每一首诗

都化做一首曲

每一首曲

都化作一簇金黄的茸毛

赏析:

不知有秋,甚至穿错秋裤,成都常情

出生于克鲁日的海德斯

就这样掌握住了四川人的体感

虽然现已没有了第一流联赛球队

成都人和四川人心中仍然有黄色狂飙,经年未散

我的画笔住在洛带的语义里

(节选)

洛带,从古蜀到现代

你的街巷 比肩接踵

春风来时尽著花

夏天炽热仍食辣

三秋冷冷

不觉至冬

然后啊,盼着又一年的阳光

赏析:

作为结构主义和活动艺术的艺术家

威利现在是洛带古镇客家文联书画专委会委员

由于常住成都

他27位外国诗人每人给成都写了一首诗感触到的是成都四季和客家小镇的热心

warm in summer,spice taste hot

成都

(节选)

成都,你的摩天大楼

多如城市上空一天的雨滴

人流,像光的震颤

往复于高档店肆

那些当地短少树叶 草叶

咱们寻觅老城就像从鸡蛋里寻觅蛋黄

从干草堆里寻觅轴,脊椎,针

从古代留下的无非

是这个城市的拱桥,火红的龙

拍摄 刘陈平

赏析:

我甘愿多读几句波加奇尼克

但只怕在斯洛文尼亚语——英语——汉语的翻译中丢掉了本27位外国诗人每人给成都写了一首诗意

寥寥几句,她就带咱们穿越了成都的过往和现在

是非两色的动物

——访成都大熊猫繁育研讨基地有感

(节选)

虎鲸游弋在海洋

斑马奔驰于草原

熊猫踉跄于森林

雪豹浪迹于群山

一条巨鲸,一只大猫,一只要蹄动物,一只熊的老祖

它们的种属和居所真实天差地别

他们有各自的纹路、斑条、概括,随意的色27位外国诗人每人给成都写了一首诗块

它们将两种基色做不同调配

展现出不同可人的风格

我是否错过了某个信息

又或是心生怅惘?

由于我知道

必定有古怪的工作正在发作

赏析:

梅丹理翻译过《冯友兰自传》,还有一些我国诗人的著作。

黑与白,两种基色。

在不同动物身上,展现不同的组合。鲸鱼、斑马、雪豹……甚至熊猫。

诗人杜甫的腾跃

(节选)

他并不知道,希望也会言而无信

有时,唯有命运才干将他们完成

所以,就在回来家园时享用了

唯逐个顿丰富的宴席后

他因消化不良,去到

另一个世界

此时,当咱们观赏那座

他从未入住的豪宅时,诗人雕像

朝咱们眨了眨眼

他双眉紧蹙,将竹简捧在胸口

恰似一名形而上学小丑

忽然纵身一跃,飞入虚无

1992年夏,蜀都大路北打金路口(红星路步行街路口)二个年青老外被卖叫几几招引 拍摄 刘陈平

赏析:

他翻译过博尔赫斯、聂努达等大师的著作

亦懂大师的清贫

杜甫的眨眼,大庇全国寒士俱欢颜

石林

(节选)

廊桥上则绘满了枯坐的人像

他们往往是现实日子的副角

却也在尘人间找到了自己的座位

存在于成都,在那儿

这就够了,夫复何求?

在成都

这个词被说出的那一刻

就在千千万个另一个我中

灰飞烟灭了

在成都我找寻到了飓风的眼睛

凝聚的旋涡

终极的叹气

人世的古刹

林林总总浸透悲悯的林荫小径

1996年青石桥花鸟商场,青石桥周围便是岷山饭馆 住在那里的老外就常常去逛。拍摄 刘陈平

赏析:

出生于阿尔卑斯邻近阿尔莫的诗人

对成都有共同的通感

画中人,人中之画

在时刻面前,错综复杂

干杯

我举起酒杯,不由感叹

是这片土地

这片土地用最热心的方法接待了我

她踏着轻盈的脚步

在途中写下了她的姓名

成都

成都,好一座让你享用清闲日子的

绝佳城市

我曾想尽心遥敬千杯

无法锦城夜晚太时刻短

但你给了我梦中的温顺乡

让我能够在这儿淋漓尽致

干杯,敬那些行将起程的人

干杯,敬那些即将抵达这儿的人

成都向咱们展现了悉数

我将永久铭记这座熊猫的故土

它会伴我行至远方

赏析:

温格批判南美球员松懈的风格时,曾使用了一个词“节日感”。

但对诗人来说,南美风格是长处。

当有人说干杯的时分,节日感浓郁。

干杯,李白酒后诗百篇。

干杯,惟有饮者留其名。

成都三瞬

(节选)

泥塑彩绘的四十七员武将

非神像

端坐在玻璃之后

军威之立像

玻璃柜里的崇高形象

动作已凝结

年青人在柜前嬉戏

假使没有玻璃

他们生动的私语

就能让塑像的胡须飞起

不远处有一位

少妇

跪在香盆前

求神赐福于她

一支德国乐队在成都扮演,1990年代 拍摄 刘陈平

成都颂

杜甫之乡

此处曾是诗圣故乡

他的诗简练有力

如城中日光

今日诗人景仰神往

仍然在啧啧称赞

这文雅之光

赏析:

艾弗格林在伦敦的威尔士语社区长大,他用威尔士语写作

说成都是杜甫的故乡,其实也没有错

成都的“有容乃大”,从那时就现已开端了

在成都的星空下

(节选)

李白新居

用品茶的典礼

来迎候咱们

那里的米酒

馨香犹存

我与一个男人的对决

仅有的男人

他曾打开胸襟

拥抱月亮

而且带着它

共赴深渊

广袤无垠

当深夜将我笼罩

在这高兴的张狂

极致的好客

在人间最终的土地

这儿仍旧将言语的确

仅有短少一个你

与我一同

在成都的

星空之下

赏析: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这种李太白式的恢宏,虽远到了意大利,亦神往之

咱们读出来了

成都,成都

若我逢人便倾诉成都是我的天堂

那以上种种便是原因地点

赏析:

徐贞敏用中文和英文写作

在这儿的一句,其实不是诗,而是来自其散文《成都,成都》

她自己供认

假如不是成都的原因

她或许不会成为一个诗人,至少不会成为一个双语诗人

徐贞敏在成都有许多朋友,翟永明,李亚伟,杨黎……

其间文诗有《悄然的亮光》、《忽然起舞》

1997年,成都街头,热心的成都太婆给老外指路。拍摄 刘陈平

在成都我遇见老子

(节选)

我认出那是他

的确认出了他

就像知道我自己

或不知道我自己

在成都他有自己的住处

专用的,有人说

他坐在遍植翠竹的玻璃房里

小口地咬着嫩芽

他专心于感触

和沉思,甚于嚼食

夜雨

小时分

我用粉笔在路上写字

我认为,从太空

也能看见我写的那句话

后来,咱们从十楼

看雨,不要紧——莫尼说

下次咱们再把

词画上

四十年曩昔了

莫尼死了,我在一片生疏

大陆的生疏城市里

望着摩天大楼

熊猫就住在这儿:我若是跟莫尼

这么说,他必定不信

你就在那儿,他面对着我浅笑

关于熊猫,他

只能说,世界也不

只要黑与白

我忘了,那时

我想表达什么。我只想

成为一场暴雨。

那是从前的

旧韶光里,当它拍击到

水泥地上时,又毫不勉强地飞溅起来。

成都

(节选)

别处的

夜晚

嵌入

这儿的

白日

乐声飘远了

脚步声同样在琴鸣里消逝

我喃喃自语

我抬起眼睛

望向数不清的楼宇

它们

敲击着灰蒙蒙的云天

密密麻麻,是非相交

衣服则挂在阳台,悬吊着

天光呢

温顺地弯着腰

随后

店家招牌上的光线

把空间切割成了

生辉的团块

上面涂改着

一缕虚幻的薄雾

内中发黑

概括也如此

文字嵌着光

一点点喧哗正在接近

言语搀杂其间

混合着变幻的声响,魂灵以及语义

我呼吸着这部分以及悉数

朋友们就在不远处

杜甫草堂

前生如同来过这院子

刚刚步入杜甫草堂

潜藏在树林中的幽静

齐声喝彩,欢迎我的到来

风抚摸我的发丝

别忧虑,不时经过的年代之风

偶然有些强烈

别忧虑,苦楚的日子

很快就会变得柔软

变成亮堂的诗

让人们的日子愈加富饶

宿世如同来过这院子

温暖的傍晚闭幕时

矗立在芳香树林里的黑色石碑上

闪烁着诗人的绝唱

诗人千年的梦

因回想和伤痛而深邃

宛如一只蝴蝶翩然起舞

成都

成都舒展于咱们之上

温顺的灰色天宇

了解河

无精打采的河水

两只黑天鹅

追随着一条隐形细流

杜甫草堂

栽植着孤芳野草

咱们仍旧啜饮

半透明的酒

和诗人们

同享陶醉

咱们将轻启文殊院的殿门

直至那孤树偃卧

红带垂落的栖息之所

直到时刻奉告咱们

一座生动怡人的城市

人声中裹挟着群鸟的欣悦

在成都的天空中

成都

(节选)

成都便是这样的当地

它会激起人们重游的志趣

人们忘不了它的街巷

到处是生果

和如此奇特、多彩的植物

天空如此晴朗

人们有必要戴墨镜遮阳

它的古刹,曩昔留下的外壳

仍然使咱们感到滚烫

仍然在寻求真理

真理在那里

如同在各地躲藏

“菲亚特”熊猫

(节选)

今日早上我还读到

成都的一位企业家

主张让第二个月亮

在人工天空里工作起来

为了补偿城市的夜间照明

沉思之后我想

正是他借给我

“菲亚特”熊猫那只备胎

而它将照亮天空

在那个真月亮周围

这样成都有两个月亮

但没有一个人知道

是我那只被偷走的备胎

在天空中闪烁

而这首诗是仅有的方法

阐明有几天干啥都不可

悉数工作不灵

而诗篇的那些备胎

只在天上存在

必定不会在轿车

或隐喻的后备箱里

轿车在环路上拂袖而去

图/视觉我国

青羊

(节选)

我和一位来自日本的朋友康佑

找到一辆绿色的出租车,驶向老城

为的是逛一逛锦里

买了一副印有毛诗的扑克牌

成都有一大群青色的母羊

还有绿色的出租车

它们每时每刻都在你眼前闪烁

提示那些曩昔的好韶光

老子骑着公牛往西走,留下遗训

寻觅一只青羊,在道教饯别数千天之后

我想,这样的实践

底子不像山鲁佐德的行为

她讲的故事有必要善于每个夜晚

延长到第二个白日

杜甫用茅草修盖草堂

(节选)

而我的上衣悬挂在某个酒店房门的

衣架上,前史在大街上,在马蹄

践踏下的泥浆从事鄙俗

阴谋,但正是在长夜的

安静中,在灯火中的小

木房子里,它躺在地毯上

弓着背直盯着你

杜甫深知这一点,因而来到

成都,它的姓名像一只鸟蹲在它的膀子上

成都的日子是缓慢的,成都人

很轻松

道的精力

(节选)

在成都

在嘈杂声中

有幽静

有安静的溪水

咱们正阅历

无法穿透的李可美好一刻

咱们忽然闯入

感谢时空紊乱

一个运动的巢穴

不,不

咱们并非

破门而入

而是凭实质的高兴

在人类寓居的

最终那个居所

这儿是纸的国度

象形文字和书法

道的精力

从云上掠过

桃花永久

(节选)

洛带,一杯夹着午后阳光的咖啡

在阳春最温顺的三月

我托着双颊望向窗外的你

绰丽身影,勾住了我的魂

我抬起头,你悄然对我说

“我渺如尘土,何足挂齿。”

我看着你

你半掩着含苞待放

宛如豆蔻之年的娉婷少女

奶白的纯情,粉红的娇羞

你静静地斜卧

一不小心在我面前安定入眠

成都人的蚊子颂

(节选)

三天来我坐同一辆车同一个座位

他总在那里

贴在龌龊的窗玻璃上

用他整个身体默默地呼喊那一刻的碰击

经过他,我第一次看见这个城市

大街胀大的财富向大熊猫繁育中心延伸

观赏杜甫草堂

雨中的塞车

只要天空变暗的方法

自三国年代以来坚持不变

用右耳心猿意马地听着诗人的聒噪

我用左耳倾听他的缄默沉静

杜甫

(节选)

我在我家里

读到一首杜甫的诗

我在杜甫家里

念了一首我自己的诗

虽然隔着世纪

国家把咱们分隔

虽然言语不同也幸而言语

词语在云上打着手势

咱们看

咱们考虑

咱们读的诗穿越无尽的天空

除非咱们的眼睛阻挠

在成都的每条街都是一首诗

(节选)

等候在鞋店前的一个少女

不时瞄一眼她的手机

再瞄一眼

又瞄一眼

仍是无人到来

这个少女的脸小而长

她的黑眼睛

是消隐了月亮的天空

这时,她的手机是个

荒漠,既不供给方向也不供给协助

这个少女环顾四周,又

一次瞄向

她的手机

夜幕降临

像一只找不到巢的鸟

大清早在我国

(节选)

大清早在我国

冒着窒闷的热气

爱上一个我国姑娘

她来自成都

爱上她纤瘦的手掌

孩子似的狡猾目光

这样的姑娘俄罗斯人

一辈子都不会碰上

上面这些诗篇,选自2018第二届成都世界诗篇周的诗人著作集《时刻深处的城市——外国诗人笔下的成都》。成都世界诗篇周,现已积累了杰出而广泛的世界影响力。

自古诗人例到蜀。诗仙李白“九霄开出一成都,万户千门入画图”;诗圣杜甫“锦城丝管日纷繁,半入江风半入云”;诗豪刘禹锡“濯锦江边两岸花,春风吹浪正淘沙”;放翁陆游“晓出锦江边,长江柳带烟”……前史上的巨大诗人,许多都到过成都,甚至在成都长时间日子。

现在,世界各国的诗人来到成都。在他们的笔下,成都如此之美,可见马可波罗所言不虚。

全球化的今日,作为诗篇之都的成都,愈加魅力十足!

注:

1.译者:王浩 马丹 唐为之 赵文希 程一身 贺骥 魏怡 丁荻 薛舟 赵振江 汪剑钊 郑文娟 树才 邢小何

2.部分诗句翻译由本文编撰者做了小调整。

3.部分作者姓名因语种文字显现约束,未能彻底准确,深表歉意。

来历 | Discovery成都

撰稿 | 泰格乌 苏畅

部分图片归纳自网络

原标题:《27位外国诗人每人写了一首成都!比美马可波罗的“成都散文”》

Cyclopedia27位外国诗人每人给成都写了一首诗 for military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